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罗定市新闻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宜良新闻-「请问您这座现代化大都市的内涵气质体现在哪里

中星18号工作异常

一個時期,各大城市都曾爭相拍賣土地,相繼出現所謂「標王」。

城市涵養獨特的精神與文化,才能讓人有認同感、歸屬感和親切感。記得一九九二年六月二十七日,那是一個炎熱的星期天,我和同事們在山東省委大樓加班,中午有位姓王的同事自告奮勇用自行車馭我去即將被拆除的德國建築風格的濟南老火車站拍照留念,我搖了搖頭,因我剛調到濟南工作三年,對那精細而堅固的鐘樓沒感覺,感到沒啥意義。現在想起來,我真是沒境界。不幾天,到七月一日濟南那個老火車站被拆除,這件事當時遭到學界和百姓責罵,痛斥濟南「土,沒文化」,這成為濟南這座千年古城的文化之痛。在中國近代史上有些名氣的火車站,典型英格蘭風格的江蘇「浦口火車站」算一個。據說,它是中國唯一完整保留歷史風貌的「百年老火車站」,在喧囂的城市中藏下隱秘的美好,「我們把它當作老者一樣去守候」。這個火車站疊印着許多歷史的記憶,譬如,人民解放軍發起渡江戰役、朱自清《背影》中的父親穿過鐵道爬上月台買橘子等。每個城市都有無數條街道,有時一處名人故居,幾片風情建築,哪怕是一間不起眼的特色小館,都能讓人記住那條街的名字,成為這條街的特色。建設環境友好型與人文關懷型相統一的社會,正是現代化城市的獨特魅力所在。每座城市最著名的老街,都是因為融合了歷史的記憶和當地特色才被保留、傳承下來。

千篇一律的建築、鋼筋水泥的叢林,註定缺乏賡續文化傳統的街區。城中村曾經作為鄉愁的記憶承載,它的消失意味着一些城市老房子、一些古老記憶、一些鄰里之間的感情、一些村莊文化慢慢的消失。亂如麻的電線懸掛在半空中,被污水堵塞的排水道發出難聞的味道,建築拆遷中的塵土瀰漫在空氣中,「髒、亂、差」成為城中村的通病。在我國快速城市化的進程中,各個城市都有因城中村拆遷而一夜暴富的案例。進入社區、居住的樓道,經常能看見「拆」的字樣。當房舍被夷為平地,所有的故事也會隨之被拆遷、推倒或填埋。雖然改善了居住環境和城市面貌,同時也意味着那些城市舊式建築,一些親鄰感情和一些文化資訊在消失;資本一旦掌控了經濟主導權,就會搶佔思想話語權……

圖:城中村正在慢慢消失\資料圖片

「請問您這座現代化大都市的內涵氣質體現在哪裏?精神高地在哪裏?」「如何保留和涵養城市文化,留住城市『鄉愁』」,這是城市建設的新課題。正期待我們思考和回答。

二○一七年春節前流行這樣一條微信:三位穿着牛仔褲的時尚女青年相約到山區看望貧困戶老大娘。孤單的老大娘挺高興,看到這幾位女青年穿的牛仔褲到處是窟窿,還露着皮膚,心痛地說:「都這麼大的閨女了,穿成這樣子還來看我,真讓我於心不忍、過意不去。這樣吧,我這裏還有二百塊錢,你們拿去買條新褲子穿吧!」這番話,讓幾位女青年人哭笑難言,也讓讀者們五味雜陳,真是「褲洞好開,腦洞難開」。我們叩心而問,無論城市鄉村、男女老少,衡量道德、美醜的標準是什麼?真與假、美和醜、善與惡、是與非、新潮和傳統如何區別?如何傳承傳統文化,改變重物質輕道德、重功利輕道義、重外在輕內修的傾向?中國人的自信、驕傲從來不是靠拳頭和槍炮,而是源自對本國特色文化和發展道路的自信與堅守。

英國經濟史學家哈孟德夫婦曾用「邁達斯災禍」比喻城市化快速推進,城市成了沒有詩歌、花朵和友愛的荒漠,人類像邁達斯國王一樣,財富不斷擴大,也丟掉了許多比黃金更寶貴的東西。單純物質富足的時代已經結束,逐步進入「低慾望」年代,追求精神滿足的時代拉開了序幕。我記得我們的青少年時代,是沒有娛樂明星的年代,人們崇尚英雄、崇拜軍人和作家、崇敬科學,孩子念書的目標就是要當科學家、當醫生、當老師,為家人爭氣、爭光,指向是服務社會、服務百姓,讓自己有成就感和榮譽感。可如今無論城市還是鄉村,孩子們在追星,什麼「超女」、「靚男」、「小鮮肉」,當明星遠比當科學家、當英雄更有誘惑;許多人在笑聲中忘卻了不公、苦痛和責任,漸漸麻木不仁。一個信仰缺失、道德滑坡、金錢至上的民族,一座唯利是圖散發銅臭味的城市,肯定沒希望。

(上)

今日关键词:陈晓前质问苹果日报